您现在的位置: 无锡南洋剧社 >> 文章 >> 小说 >> 非常小说 >> 正文

《最后》之一部...《军人》(3)

作者:颜浩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471    进入部落        

9

 

    黄深的浪漫冒险没有带来愉快的结果。那位在经三路做裁缝的同乡的妹妹比黄深早一天到Z市,受黄母之托给黄深带来了两瓶补脑汁,那是黄深离家时拒绝带的东西。黄深出发后三个小时,暴雨停了后,裁缝把补脑汁送到军校来了。而第二天的午饭后黄深归队,刘红同时报到,大家都看到他们一起汗流浃背地走进营门,黄深还帮刘红背了东西。

    不象话!队长铁青了脸。

    让他立刻写检查!陈教导员也虎起肥厚的腮帮。他派战军去把黄深找来,劈头就训:你还是革命军人呢!不害臊!扯谎!谈恋爱!你好好反省下自己的行为!学员干部带头违纪。他的嗓门大得所有人都听见了。

    我看不出我错在哪里。我昨天是去刘红家了。我们很谈得来。黄深感到巨大的压力,他脸色潮红,小声辩解道,但不是谈恋爱。

    球!你知道啥叫恋爱?你敢说你不喜欢她?队长吼他,说呀!

    沉默。黄深在心里对自己说:恋爱违纪,但恋爱有罪吗?问问你的良心吧。

    写检查。警告处分。

 

    在开学后的班干部改选中,黄深落选了。忧郁和失落感笼罩着他,心头郁结难去。他自觉地避免和刘红交谈,路上见了绕道走。内心的挫折和煎熬化成艰涩的诗句。渐渐地他迷上了图书馆,大部分自习时间都泡在里面。

    秋天之后是冬天。

    冬天之后是春天。

    春天之后是夏天。

    黄深在学院里的名气越来越大了。他迷人自信的笑容常出现在朋友聚会的场合,他高谈阔论,旁征博引,风流儒雅。他喜怒不形于色,常陷入沉思。他主编的期刊越来越受欢迎。但他的入党申请迟迟没有下文。

    在第二个暑假里,他接到刘红的来信:

    黄深同志,

        你好!

    首先我得承认我曾经很喜欢你。当时我也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我。你的处分整一年了,象块石头压在我心上。真荒唐。一系有好几对,人家就没事。你身上缺少一种品质,就是刚强地坚持真理到底,因此我不会爱上你的。今天给你写信就为告诉你,我们现在仍然是朋友,但我们却相互疏远很久了。我不喜欢尴尬。我们能正常地交流思想吗?祝

    愉快!

                             战友:刘红

    黄深接到信只是微微一笑。他回信只有两个字:好的。他从书籍中的收获早已冲淡了受处分的耻辱,几乎忘掉那回事了,也淡漠了曾经有过的狂野激情。

    落叶之后是积雪。

    雪融之后是花开。

    花谢之后是蝉鸣。

    在第三个暑假里,黄深在一次中学同学的聚会上见到了已分别三年之久的安容。大学三年是安容的个性发生质的变化,她那说不出的文静、秀丽,那浓郁的书卷气息,那和风细雨般温润、栀子玉兰般芬芳的谈吐令他深深倾倒。虽然安容年龄长他两岁,他还是决定要得到她。在上中学的时候他就曾梦想过与她亲近,那时候他刚刚变声,而她浑身透着成熟的香甜气味,眼睛清澈如幽潭,性格大胆泼辣。黄深一点信心都没有,不敢与她对视,不敢相遇,不敢说话。偶尔必须说话时他会心动过速,几乎晕厥。他们分别后一直没有联系。但现在他已经是个身材魁梧、学识丰富的青年军人,并且部队刚刚换装,他戴着大檐帽,军徽肩章,显得英气勃勃,信心十足。他在聚会中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华,让安容的女伴李晴脸红眼热。他询问安容父母的近况。安容的父亲是大家的老校长,刚刚退休,仍然住在学校。

    三天后他提上一盒礼品,走进树木葱茏的母校,来到老校长家问安。安校长夫妇看到黄深三年中变得如此精神,大为惊喜,急忙叫安容出来招待,一边问长问短,最后是坚执留用晚餐。安容心里明白他的意图,但也对他很有好感。饭后稍坐,黄深告辞,安容主动提出送他。

他们走在假期静谧的校园里的林中小径上,夕阳透过林翳照在他们的身上,那温和的金色令人陶醉。他们沉默无语。黄深侧向安容,停住脚步,安容也停住,四目相对。黄深突然一把抱住安容,粗野地吻她的唇。安容一惊,心中乱跳,张开了手毫无抗拒。很快黄深的吻变得细腻温和,安容的手也轻轻揽住黄深的背。

    给我写信。

   

 

    开学报到第一天,黄深等人奉命到火车站接新生。他和韩帅跟的车却接到一卡车初中生那样的四川籍叽叽喳喳的大孩子。他们是中专班的学员,据说很多都是内招的干部子弟。他们在卡车尾部一个从下面推一个在上面拽把他们弄上车,一个美貌的娃娃脸女孩伶俐地从卡车边上踩住轮胎飞快爬进车内。

嗨,谁让你爬车的!

管得着吗你!

她是严小茹。

 

 

 

第二章  青城山之恋

 

 

 

    列车在飞。树木在飞。世界在飞。我停住了。今后做什么,有什么让我热爱?

    整个旅途,悲情郁积在黄深的心间。黄深一路上几乎很少饮食。孤独使他有了充裕的时间反观他的军旅生涯。梦想的破灭使他失去了人生的目标,象在被悲剧浸淫的头脑简单的观众散场后,面对紧闭的幕,满地的票根,推挤的人群那样不知所措。战军可以大哭一场,而黄深却做不到。他属于内心有宏大志向和巨大欲望,喜怒不形于色的那种人。小茹,我在往你的家乡去。这大半年来你为什么疏远我?几个月内他的体重迅速减轻。

    

    次日中午,成都火车站。黄深被在总参某研究所工作的原院足球队踢边锋的哥们接回单位。

   

    黄兄,有位美丽的女少尉慕名来看你。前边锋一脸神秘。

    羊羔子不认识老狼面目,小傻冒一个。

    吆,披羊皮的老狼,别来无恙吧。

黄深猛转身,门口小茹亭亭玉立,两眼红红直直地看住他。就象等挨鞭子的女奴。黄深惊喜得心要蹦起来,脸上只淡淡的诧异。别过来。

我被你给安排了,我没说错吧。

    对。

    为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

    废话。

    好了别生气,伪君子大哥,其实你感到的是惊喜。

    你!

    严小茹轻轻地执住黄深的两只手,双目中凝聚了相识相恋的整个历史。在中原Z市市郊的一片荒原里,有着他们的天堂。爱好文学的年轻军校生们常在周末从学院后门出来,进行野餐或篝火晚会,朗诵诗歌,畅谈理想。四年级开学后第一个月,黄深作为校刊值月主编召集了一次周末改稿会,十来个人提了啤酒汽水罐头食物到野地里放肆。小茹是中专班的新生,也是被邀请的作者之一。15岁的少女活泼好动,写的诗味道却整个李清照晚年。黄深和几个哥们在火堆里烤土豆时小茹趴到他背上伸出小手用铁丝叉,掉了又叉,柔软的胸部压在黄深的肩上。哥们哄笑,黄深里外都红热了,急要赶她走。她赌气把铁丝往火里扔了就跑回学院去了。几天后他们在路上相遇,小茹小声骂了句伪君子就和解了,变成常在一起的哥们。黄深进疆一年,给小茹的信远比给安的信还多且分量重,也未觉得有何不妥。小茹毕业后也申请进疆了。当着部队领导的面小茹竟敢象飞蛾扑火般跑向前来欢迎新战友的黄深,幸好只是敬了个礼,让黄深着实紧张了一下。小茹的爱让他陶醉,兴奋、畏惧、自卑和虚荣,他经常主动和小茹单独在一起,但总是回避身体和言语上碰撞。而小茹本是高干家庭出生,心气高傲,因此也无法突破自尊心理障碍,只是抱着总有一天的幻想。他们相隔一层薄纸,相识五年没有捅破。他已选择了安,对小茹一直引而不发。小茹的家庭背景很高,对他是一种压力,另外他直觉小茹是可以烧毁他的女人,不象安那样平和。一年前他应家里的要求悄悄找在处部当干事的同乡开了介绍信回家结婚,到了车站打电话告诉小茹,那头没有了应声。他不敢想象小茹的反应,撂下电话小跑逃进站台。他第一次尝到背叛和良心亏欠的滋味。小茹接到电话当着同事的面泪如雨下,砸烂了话筒。她在随后的日子里就与那位干事谈对象。当他期满归队,她的恋爱也嘎然而至,一夜间变成一个文静而懒散的大姑娘,常迟到、旷工、受批评、写检查。与黄深的关系也变得若接若离、时时回避。黄深的内心似有文火煎熬。

   

前边锋托故走了。

    深,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小茹,我一直把你当小妹的。为什么我要逃避?

    要说三天三夜呢。

    长话短说吧。

    那就只剩三个字啦。你不嫌少?

    我...这次来川是参加峨嵋诗会的,五天后要报到。

    你刚才很聪明,现在跟我装糊涂。你的事是我告诉石人的,他本来邀请的是我。说白了你自尊心受到伤害了吧?

    是的!你凭什么要摆布我?!

    你真要问明白?

    是的!

    给我三天三夜。

    ...

    我只要你一生中的三天三夜。小茹把头拱到黄深怀里,抱住他,声音轻得如同呓语。这是一个突破性的举动,黄深毫无思想准备,窘得浑身发紧。小茹,别、别……如果在我结婚前……为什么不早一年……黄深感到身体起了强烈的反应,他一把将严小茹揽紧。苍天和大地瞬间旋入黑暗之中。

    光明一点一点艰难地恢复着。热泪在小茹眼中涨潮。小茹约黄深明早等她车来接,带他到青城山小住打猎。望着这个唯一能使他跳,令他吼的女子,黄深轻轻颔首。而安幽怨的目光在黄深心头轻轻闪过,散落了针芒。

 

 

相关文章
手机访问 3g.wxnyjs.net
网友评论

发表

分享推荐
 
 
最新活动
最新博文
推荐视频
最新视频
最新贴图
最热话题